利用我们的PDX平台优势寻找生物标记物,区分对治疗敏感的患者群体,加速药物研发过程,提高您的候选药物在临床实验中的成功率。

抗癌药物研发项目的一次革命

肿瘤学转化研究的一个主要目标是找到能够预测临床药效的生物标记物。我们拥有全球最大的、模型信息完整的 PDX 模型(HuPrime®)库,我们能够在该系统中对药物进行全面评估,例如进行仿临床 II 期实验的临床前实验—— HuTrial™。结合我们的HuBase™ 平台,科学家们可以在患者开始服药之前找到并验证能够预测药效的生物标记物。

在药物研发过程中最显著的成本动因是后期临床实验的高失败率。在肿瘤学领域,受试药物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受试药物缺乏疗效而非毒性过高,因此正确选择进入临床实验的受试药物的需求非常迫切。

曲妥单抗, 伊马替尼,和吉非替尼的成功案例说明,通过确定生物标记物来选择有可能在治疗中获益的病人参与临床实验,对药物研发十分有利。

HuTrial™实验得以实现,得益于中美冠科拥有的世界最大的、基因分析信息完备的商业化人源异体移植模型库 (HuPrime®);并可以利用冠科的HuBaseTM数据库,根据客户筛选敏感患者的标准选择合适的模型作为病人的化身,开展仿临床二期实验。另一方面,我们的大多数Huprime®模型都在活体动物中维持传代,随时可以用于客户的实验而无需长时间等待模型复苏。除此之外,冠科拥有在一个项目中利用数十个PDX模型大规模测试受试药物药效的能力,我们能够在短短数月的时间里完成您的HutrialTM实验而非拖延数年。

为什么选择冠科?

仅仅拥有模型是不够的,您还需要

  • 足够反应患者群体特性的大规模模型群组
  • 模型随时可以用于筛选受试药物。
  • 同时在多个模型中筛选受试药物药效的高效实验能力

中美冠科拥有的世界最大的、基因分析信息完备的商业化人源异体移植模型库 (HuPrime®),其中大多数模型一直维持在活体动物上传代,随时可以用于药效学实验。我们拥有每年运作大量HuTrials™ 实验的实验能力。我们可以马上开始提供实验数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客户一直信赖并使用我们的服务。

联系我们,了解我们如何加速您的药物研发项目。